瞎跑小辣鸡

【昭野】噩梦,he,小号第一次发文有点慌张……

噩梦

昭野he,少电竞细节,小学生文笔,本文文风压抑,短【第一次好慌啊,有错字语病啥的请原谅…………

国际三禁,ooc严重全是脑补,千万别上升真人

——————————————————

田野惊醒的时候后背已经布满冷汗。
动了动手指,一阵酸麻。
舒展了一下,翻了个身,对面床上的人呼吸平稳,田野舒了口气。还好,没吵醒他。
已经三天了。
又是这个梦。
大部分人醒来后都记不得梦的内容,可田野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梦中无边的海水,小小的木筏,还有刺目的鲜红和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爱人。
叹了口气,田野起身洗了把脸,轻手轻脚地回到床上,却已经毫无睡意。

——————————————

胡显昭觉得田野很奇怪。

训练时间已经开始很久了,可是田野状态非常差,大的失误没有,小错误却不断。话也非常的少,平时胡显昭要是上了头,田野肯定会直接教育他,但今天田野只是小小的提醒了一句。甚至胡显昭故意送了人头,田野也没有像平时那样生气。

胡显昭慌了。
他知道田野不对劲,可他不知道原因。

吃饭的时候,有人无意间提起来想去海边旅游,胡显昭刚刚表示赞同,抬头就看见对面的田野看着自己,眼神说不出来的怪异……像是……恐惧。

两人各怀心事,过了整整一天。

——————————————

又是阴沉沉的天,无边无际的海水,只能站下一个人的木筏支离破碎,田野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他想醒过来,想动动手指,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他的使唤。脑海中的自己在叫嚣着拼命地想逃离梦境,可梦里的自己依旧无动于衷。

海面上刮起了风,木筏在摇晃,在下沉。

梦中的田野转过了身。

他在笑。

他在说话。

他说:活下去。

脑海中的田野疯狂地拒绝,他知道后面会看到什么。

可梦还在继续。

他笑着说:下辈子不要再见了。

脑海中的田野突然安静了。

接近绝望。

苍白的脸色,鲜红的血液,灰黑的海水。

和向后倒去的人。

胡显昭握着田野的手一声声喊着他,看到田野猛地睁开眼,被吓的一抖。还没等胡显昭开口,田野反手握住他,颤抖着声音一遍遍说:

”还好……还好……”

松开手,表示自己没事,要胡显昭回去睡觉。
胡显昭皱了皱眉,还是没有问出口。

————————————————

第二天的训练田野的状态依旧差的离谱,气的教练把他单独拎到办公室谈话。
胡显昭自己练了几盘,田野不在,胡显昭的心也不在了。
抓了抓后脑勺,胡显昭左看右看,抓起外套跑了出去。

转角刚好看到田野跟着教练进心理辅导员办公室的背影。
胡显昭能清楚地感受到心里温度的突然降低。

胡显昭背靠着门,训练时间走廊上没有人,很安静,里面传出来的声音能听出七七八八。

胡显昭心揪着在痛。
他听到田野哭了。

胡显昭和田野在一起这么久,吃到好吃的东西时笑的眯起眼睛的样子,说话咬到舌头痛的吸气的样子,训练时候专注的样子,输了比赛不甘心的样子,赢了比赛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样子,睡觉时候傻里傻气的样子,胡显昭都记得。

可田野从不在他面前哭。

胡显昭能想象出田野满是水光的眼睛,光是想象,胡显昭就觉得窒息,心里一阵阵的痛。

如果现在田野站在面前,胡显昭肯定会直接冲上去,紧紧抱住他,在他耳边一遍遍重复自己喜欢他,告诉他自己会永远在他身边。

办公室里安静了。
胡显昭直起身,等待着。
他想知道田野怎么了。
他想告诉他
他很担心

教练先开了门,看见门外的胡显昭,愣了一下,说:“给你两个小时,照顾下田野。”
胡显昭脑子一下子空了。
看到后面红着眼睛的田野才回过神来。

回到寝室,田野坐在床边双眼空洞。
胡显昭喊了他好几声,田野才回头看他。
话到嘴边,看到田野红着的眼圈胡显昭改了口:“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田野答非所问:“你想去海边么?”
胡显昭愣了,想起那个眼神,很快答道:“开玩笑的,我其实一点也不想去。”
田野愣愣地说:“那就好……那就好……”
说完又出了神。

胡显昭真的忍不下去了。

走到田野面前,板着他的肩膀强迫他面对自己。胡显昭蹲下来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问:“你遇到的问题,是不是有关于我?”

胡显昭心又揪了起来。

因为话音刚落,田野的眼睛就布满了水汽,要不是在强忍着,眼泪应该早就流下来了。
胡显昭慌了,他站起来准备拿卫生纸,可田野猛地拉住了他。

“我梦到了……”
“好多水……站不下我们俩的木筏……”
“还有好多血……”
“……你说……下辈子……不要见到我了……”
田野艰难地说完,眼泪已经止不住地往下流。
“已经……第四次了……每一次……都是…一样的…”
田野已经说不下去了,一手抓着胡显昭的手腕,狠狠咬着下唇,想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一只手抹着已经滚落的泪珠。

田野的眼泪一滴滴砸在胡显昭的心里。
“怎么可能呢?”
胡显昭声音有点哑。

“田野,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
“你一哭我真的脑子都要炸了。”
“野仔。”
“我喜欢你。”
“这辈子只要你,下辈子也只要你。”
“别想从我身边跑掉,你的辅助是我的,你人也只能是我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一直在你身边。”
“你知道了么?”

田野眼泪还在掉,胡显昭没等他回答,伸手挑起他的脸,托着后颈,吻上了他。

田野的嘴唇上还有眼泪的咸味,胡显昭褪去了平时的皮性,温柔地一点点安慰他。
田野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接收到了胡显昭想要传递的信息,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胡显昭放开田野,直直的看着他。
田野红着眼也红着脸,一头撞进胡显昭怀里,过了许久才闷闷地说:“你说的。丢下我的话……我就……”
胡显昭笑了,使坏亲了下田野的耳朵,果不其然看到它一点点红了,“你就??”
胡显昭感觉到怀里的自家辅助僵了一下,头又往里埋了埋,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说:“我就去找你……”

胡显昭深深吸了口气。
田野,这可是你先撩我的。

——————————————

一个半小时后的训练室跟平时没什么差别。
“胡显昭你搞什么?!回来!你是不是又上头了!”
“胡显昭你别送了!”
“胡显昭!你怎么回事!!”

被骂的人笑的圆圆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我的田野回来了,今晚不知道能不能感受下双人床。

田野不知道自家小男友满脑子跑火车,只觉得他实在是有点飘,一个半小时前是谁说训练时间要好好训练不能想别的呢??

算了。

谁让我那么喜欢他呢?

田野侧头看了一眼那双刚刚揽过他腰的手,转头大声说:“胡显昭!你会不会打啊!”

嘴角却是扬着的。

——————————————
他田野不脆弱,大大小小的挫折磨难甚至谩骂他都扛的住,可一旦有关胡显昭,一个噩梦而已,他却不堪一击。

胡显昭借口要帮他打梦里的小怪兽,晚上非要跟田野睡在一张床上。田野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还是被当成抱枕抱在怀里。

“野仔晚安。”
“晚安。”

一夜安稳,再无噩梦。

——————————————

我其实不想写一个这么软的田野,但是想想这个情景,觉得这个时候田野因为太在意胡显昭,精神已经绷的很紧了,心理辅导一问,找到一个倾诉的地方,他应该控制不住情绪,但只会说出自己噩梦的内容并不会提及自己对于胡显昭的感情,还是忍着。当胡显昭一问,才一下子绷不住。全都说出来并且得到回应的时候,应该是全身心的放松和坦诚,所以才这么软。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这种情感状态,噩梦中,自己爱的人一次次死在自己面前还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并且连续很多天的话,情绪应该是很难控制住的【妄图进行强行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