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鸡

墙头超级多,吃的cp超级多,小学生文笔小学生画技请多关照

【向日葵的情侣】昭野野昭

快打,有错字请原谅,ooc是我的。国际三禁。cp只有一对

———————————————————————————

  画家第一次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满山遍野的向日葵,阳光一照,金灿灿的。

  山间有间小屋,画家想去询问一下,能否在田地里支起画架,便走上前去。

  通向小屋的路平整干净,台阶也很新,像是才建好不久。隔几步还有不知名的野花,在路的两旁开着。

  画家走到小屋的门前,正准备敲门,里面却传出了不那么和谐的声音。

  “诶,你这人有问题啊,抢我人头算什么?”

  “我哪有~”

  画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抬手敲了门。

  开门的男生长的白白静静,戴着副眼镜,开门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意。

  “请问有什么事吗?”

  “哦,您好,我是一名画家。路过这里觉得向日葵很好看,想请问一下能不能在这里画一下这个山坡?”

  “当然可以~请便~”

  得到许可的画家谢过那个男生,走到田间,支起画架,开始作画。

  几个小时过去,画家画的差不多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又觉得不告而别有点不合礼貌,于是画了幅向日葵和小屋的速写,抬脚上山,又一次站在屋前。

  这次里面传来的声音没有那么奇怪了:“诶,要这样炒,不然熟不了。”

  “咋还这么多讲究……是这样么?”

  “对对对,就这样。”

  画家敲门,来开门的是另一个男生,眼睛圆圆的带着光,咂咂嘴疑惑地看着他。还没等画家说话,他就偏头问屋里的人:“诶,你朋友么?”

  屋里人闻声过来,是那个白静的眼睛男生。

  “哦,是你呀。画好了?”

  “嗯。谢谢了啊,这是我画的一副速写,送给你们当是谢礼啦。”

  “客气什么~我们刚好做了饭,一起吃了饭再走吧~”

  画家还没说话,就被圆眼睛的男生拽进了屋。

  “别客气,当自己家~原来是他朋友啊,我还以为是谁呢。”

  画家不好推辞,放下画具,接过男生端来的茶水,想开口又怕唐突。

  白静的男生像是看出来了,走过来介绍说,他叫田野,圆眼睛男生叫胡显昭。他们俩,是一对情侣。

  搞艺术的画家对这方面还是认同的,好奇心也驱使他想了解这对同性情侣的午餐时间。

  屋里的装修不同于外面的田园,充满了现代的科技气息。采光最好的地方,还有两台电脑,画家虽然不太懂行,但也看出来这两台设备价值不菲。

  旁边的书架上摆了很多相框,还有一些奖杯。

  最大的相框里,是五个人一起捧奖杯的照片,蓝色的彩带飞舞,两个男生笑着对视,眼里好像还有点点泪光,五个人穿着同样的衣服,可能是什么队伍的队服吧。

  厨房的灯光是暖黄的,餐桌上的餐具整齐地摆放着,看到画家过来,那个叫胡显昭的男生招呼他赶紧坐下吃饭。

  画家坐在两人的对面,两个人吃饭也不那么安生。一个往另一个人碗里死命夹青菜,另一个人疯狂往回夹,两人嘴里也不停,吃一口说一句。

  “青菜有营养!”

  “不吃!”

  “诶呀吃了吃了!”

  “你洗碗我就吃!”

  “行行行,诶呀哪天不是我洗碗。”

  “啊哈哈哈哈~”

  画家忍不住也笑起来,对面的两人对视一眼,也笑出声来。

  吃完饭,三人坐在客厅聊天。

  画家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以前是电竞运动员,两个人不仅是一个队,还是一起走下路的搭档,一个是ad,一个是辅助。协助队伍夺冠后就退役了,种了这么个向日葵山,又建了小屋,两个人就在这里一起过着日子。

  两人在城市也有套房子,只是没有这里自在,也就没有去管它。

  这一来一去,三人就混熟了,互留了联系方式画家就辞别两人,继续采风去了。

——————————————————————————

  十年间,三人只有断断续续的联系。

  画家舍不下那片向日葵花海,又一次来到这里。却发现,花海已经不见了,小屋也破败了。

  画家赶紧联系田野,想知道两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田野没有接电话,接电话的是胡显昭。

  胡显昭沙哑着声音说,田野病了。

  画家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除了胡显昭,还有很多人围在病房里。画家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电子竞技,认出来那是EDG战队的老队员们。

  看到画家来了,胡显昭撑出一个笑容,轻声说:“是我没照顾好他。”

  其他老队员们约定好明天的探视时间后就离开了,一个房间又留下三个人。

  田野睡着了,胡显昭看着他,深深的。

  画家从未见过如此富有情感的眼神,没有一点光彩的绝望悲伤,却还有粘稠浓郁的爱意与不舍。

  胡显昭轻声开口:“他还很年轻,上帝太嫉妒他了。”

  “他是个天才,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就被称为天才辅助。我也不差,为了一直在他身边,我也很努力。”

  “终于我们一起拿到了冠军,我也如愿以偿拥有了他,有了那么美好的家。”

  “他太美好了,上帝太喜欢他了,所以老捉弄他。他以前打职业的时候老是被骂,回基地里眼睛红红的还死活不承认装无所谓。”

  “傻子。以为我不知道。”

  “我们在小屋里天天打打游戏看看电视,种种花做做饭。这人还养成了坏习惯,怕黑怕鬼睡觉还非抱着我睡,真的是娇气。”

  “我真的……”

  “真的好想再多点时间……”

  “能和他在一起……”

  “我好想……”

  “再抱着他……”

  胡显昭流着泪看着田野,不再说话。

  一向敏感的画家感觉自己快要被淹没了,胡显昭的悲伤捂住了嘴,也从眼里跑出来。

————————————————————————

  画家再来探视的时候,病房里只有田野一个人,胡显昭办手续去了。

  田野笑着招呼画家坐,脸上的表情让画家恍惚间觉得回到了初见的那天。

  画家不知道怎么开口比较合适。

  正在斟酌,田野笑着开始询问他的近况。

  只不过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胡显昭这个笨蛋,以前洗碗老洗不干净。我天天让他洗完他终于会了,真是太笨了。”

  “笨蛋还不会做饭,我天天教,一天教一点,终于教会了,果然我比较厉害~”

  “这人洗衣服那叫一个随便啊,啥都能放洗衣机里搅。后来被我说了几次,才好多了。”

  “洗衣服洗菜洗碗,做饭家务我都教会他了。”

  “他以后没有我也可以自己生活了。”

  “他睡觉可不乖,每次我从头到脚摁住他才行。”

  “后来摁着摁着就习惯了,没这小子还有点睡不着,你说这可怎么办哈哈哈哈。”

  “要是能再好好抱他一次就好了……”

  “我不想离开这个笨蛋……”

——————————————————————————

  田野还是离开了胡显昭。

  胡显昭找到画家的时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他憔悴了很多,黑眼圈很浓,眼睛也没有什么光彩,开口的声音也嘶哑地像是垂暮的老人。

  胡显昭是来求画家帮他画幅画的,画他的田野。

  画家细细的描绘。

  一边回忆从初识到离别的点点滴滴,一边画。每一笔都饱含着两人的深情。

  画家拒绝了胡显昭的报酬,只是问他后面有没有什么打算。

  胡显昭什么也没说,要了个画家的地址就走了。单薄的背影满是孤独。

——————————————————————————

  画家收到信的时候,也是一个温暖的午后。

  信上的字歪歪扭扭,但是一笔一划很认真。

  信是胡显昭写的。

  他带着田野的骨灰去了瑞士,他说他在那里生活的很好。

——————————————————————————

  画家的巡回画展在瑞士举行,凑巧有空闲的一天,按着信上的地址找过去。

  才发现房子已经换了主人。

  那家的主人是胡显昭的朋友。

  他说胡显昭到这里来后的每一天过的都很痛苦,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发呆,流泪。

  每一个晚上都无法安稳入眠。

  后来他走了。

  后来的后来,他在当地机构的帮助下,进行了安乐死。

————————————————————————

  两人的墓碑建在一起,墓碑上的两人笑的甜蜜,下面还有一张五人捧杯的夺冠照。周围种了一大片向日葵,金灿灿的。

  画家留下了花,离开了。

  同年,画家的画《向日葵的情侣》问世,惊动整个绘画界。

  别人问起,画家就笑着说:“他们在向日葵花海里,生活的很好。”

【昭野】不合(不是玻璃渣,快打)

文风依旧淡且怪

老规矩三禁

ooc算我的

快打可能有错字


————————————————————————

“他们说我们不合诶……”


“啊?”


“没啥……”


————————————————————————


这两天田野很不正常,胡显昭旁敲侧击问了好几次,得到的回答都是“没什么”。


这两天吃饭田野都会疯狂地给他夹肉,从明凯筷子下抢东西这种事他都干的出来,气的七酱转头抱着小七找七嫂吃火锅去了。


光是吃饭就算了,同进同出如影随形上厕所都要跟在胡显昭后面也就不说了。


田野竟然每天都抓着他要求双排,直播也不鸽了,直播的时候三句提一下胡显昭,只要双排,就会有惊人的扛旗语录出来,什么“胡显昭你回去我顶”,“胡显昭我救你”,“选霞洛吧我们”,“别打胡显昭!”,“叫你打胡显昭!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都能从他嘴里蹦出来。


而且还会在打开摄像头的时候偏头跟胡显昭疯狂眼神加肢体互动。


昭野粉丝开心之余还有点奇怪,平时都是胡显昭扛旗比较多,怎么这会儿田野这么主动?


另一边的胡显昭脸上开心的一批,无比配合,叫选霞洛绝不皮发条,叫回家绝不贪钱,叫互动恨不得整个身子占满田野摄像头,严格遵守田野说什么都对,一切以田野意志为准的原则。


但他心里也慌的很,拿不准田野突然之间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小,可他不傻,给他糖吃他也会想想糖从哪来。


手机上交给了小金,每天高强度的训练和自己练习时田野的疯狂互动也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查问。


胡显昭向来是个打直球的,想想干脆直接问本人吧。


——————————————————————————

今天刚打完比赛,队里结束训练的早,田野吃完饭复了会盘就跑去洗澡,等他湿着头发回到卧室,发现胡显昭拿着吹风机坐在床边。


胡显昭第一次给田野吹头发的时候,因为控制不好力度,有的头发打结,吹的时候经常会弄疼田野,田野虽然从来没有说过,可胡显昭发现他轻微的动作后都会注意下手的力度,现在他已经可以在不弄疼田野的前提下,把头发吹到田野想要的样子。


头发吹干,田野拿起吹风机想放到柜子里,却被胡显昭从背后一把抱住。


“野仔,什么都可以跟我说。”


田野身体明显一僵,但很快又放松下来,笑着打趣:“对你好点都不行啊昭皇?”


胡显昭不吃这套,手臂收紧,抱得更加用力。


“什么都说,我想知道。”


田野沉默。


胡显昭抱了很久,感觉田野身上有点发凉,正想开口说“不愿意也没关系”的时候。


田野深吸一口气,突然扔开吹风机转过身去,一下把胡显昭压倒在床上。


胡显昭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就感到呼吸的温热。


田野把头深深埋在他的颈边,双臂环绕着他的腰,还带一点点颤抖。


胡显昭伸出手,重新环住他,轻轻地,像安慰受伤的小兽一样,拍着身上人的背。


“他们说……我们俩不合……”


“说我觉得你不如金赫奎……”


“说我……”


“你觉得我们不合么?”


“……没有……”


“那你担心什么?”


“王杰也受到影响了……有好多人也不喜欢他……我想让她们知道我没有和你不合……不要再讨厌他不要再吵架了……”


你怎么这么善良呢我的野仔?


“照你这么说,我的粉丝里不是也有不喜欢你的?”


“说你对我不好,说你队霸,说你各种坏话,让我赶紧走的?”


“…………可她们喜欢你…………”


“你不也喜欢我么?怎么不先原谅下自己?”


“田野,好好当我的辅助,好好可爱,她们知道什么啊你理她们?”


“你对我怎么样,我最清楚。有件事不知道你是不是忘了……”


“什么?”


“我喜欢你。”


“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


————————————————————————————

晚上直播时胡显昭开了摄像头,田野犹豫了一下,也开了。胡显昭捞着田野非要选霞洛,弹幕一片“wow!!”“有生之年!”“我圆满了!”飞过去,当然也还夹杂着令人不舒服的言论。


胡显昭本不想理,但是坏心腹黑如他,在一波极限逃生残血相拥回城时,胡显昭突然一捞隔壁田野,抄起鼠标垫一挡,结结实实地在田美人的腮帮子上亲了一口,田美人的脸立刻肉眼可见地红了。


胡显昭的鼠标垫挡的巧,该挡的时候啥都没露出来,软鼠标垫弯下来的时候露那个场景也让人浮想联翩。


“胡显昭你干嘛!”


胡显昭伸手关了田野的摄像头。


笑话,脸红的美人儿能给你们这些作业工作太少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瞎带节奏的单身狗看?


不管弹幕怎么刷,也不管两人的麦是不是还在开着,胡显昭直接凑到田野耳边。


“你说呢?”


——————————————————————————

“胡显昭你看!我们对面那个ad说我们不合!”


“你信?”


“不信。”


“盘他!”


完。


【昭野/野昭】无标题小短篇快打复健

我回来了,顺手改了个马甲。

依旧小学生文笔。

失眠随手快打,超超超短篇,文风依旧奇怪并且偏淡。

——————————————————

起床的时候把衣服穿反了,愣了一会儿才换回来。

刷牙的时候牙膏不小心沾到衣服上了。

吃饭的时候筷子拿错头了。

战绩没眼看,又要被骂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

——————————————

忘了带眼药水,眼睛很难受。

身边没人说话,很无聊。

想睡不能睡,很困。

对面有个人好像他。

回去的路好长,很想他。

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

“我去买点东西,稍微晚点回去。”

“我出去买下东西,一会儿回来。”

“我要两个蛋糕,打包。”

“两瓶酸奶,多少钱?”

“师傅,去珠江创意中心。”

“有卖伞么?外面好像下雨了。”

“前面堵车,就停这儿吧。”

“有大伞么?能容下两个人的那种?”

——————————————

他看着拥堵的车流和突如其来的小雨,叹了口气,把蛋糕小心地放到包里,带上口罩和帽子拉着行李箱快步往基地走。

他举着伞拎着酸奶站在创意中心门口,左看看右看看,没有看到熟悉的人。

他把手缩进袖子。

有点冷。

不显示倒数的红灯突然变色,他怔了一下才往前走。

快到了。

雨打在脸上很冰,他低下了头。

才走了没几步,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能给我签个名么?”

“挡成这样你都认得出来?”

“没办法,真爱粉。”

“昭皇果然厉害。”

“昭皇的野仔更牛逼,伞都不打。”

“堵的太厉害,干脆下车了。”

“感冒了我可不会管你。”

推开基地的门。

“我回来了。”

身边的声音紧接

“欢迎回来。”

——————————————

我一直觉得开门之后有人对自己说,欢迎回来!是件很幸福的事,失眠不知道为啥想到了就干脆复健一下,好了我要努力让自己睡着了……

【昭野】我拍的昭野——第二张

跟第一发一样,就不说了

文风偏淡淡淡淡淡

篇幅短短短短短

——————————————————————

我是一名EDG的摄影师。

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跟拍下路组的两位选手。

拍了许多很有意思的照片,我想把它们都讲给你们听。

今天是第二张。

照片上是空荡的马路,红灯,夕阳,和隔着马路相望的两个人。

晚上因为赢了比赛有庆祝活动,全体成员都要出门,甚至连队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走到半路,田野不知道看到了什么非要跑到马路对面去,胡显昭还在后面被阿布教育,田野干脆自己去了对面。

我站在原地等他,其他队员继续慢慢向前走。

胡显昭跟上来看了一圈,问我:“我仔子呢?”。

我指了指对面,刚好田野出来了,手上拿着一个盒子,不知道装着什么。

空荡荡的马路上,风吹树叶的声音都清晰起来。

红灯了。

田野站在对面,看着胡显昭。

胡显昭站在这边,看着田野。

就像夕阳一样,温柔。

我拿起了相机。

咔擦一声,定格时间。

绿灯亮了,胡显昭左右看了看,径直向对面走去。

田野就在原地笑着。

看到他我就懂了。

因为他的眼睛说,他的意中人,正身披战甲,带着夕阳走向他。

胡显昭走到田野身边,接过田野手上的盒子。

红灯亮了,胡显昭笑了。

夕阳裹在两个人身上,温柔又耀眼。

绿灯再次亮起,两人迈着同样频率的步伐,不紧不慢地向这边走。

过了中间,胡显昭走到田野的右边,动作熟练又自然,一看就知道,这是已经成为习惯的动作。

回到了队伍当中,田野伸手把胡显昭手里的盒子打开,我从缝隙里看到里面是两个一白一黑的马克杯。

胡显昭又伸手揉了揉田野的头发,田野躲闪不及干脆也伸手过去,两个小孩又开始瞎闹,笑的眼睛都不见了。

手里的相机滴的一声待机,随手翻开相册,看到刚刚的照片,我猜我脸上的笑一定也不小。

胡显昭说,他要和田野相依为命到2020年,可照片里他的眼睛分明在说,田野这个人,他要一辈子。

——照片二——

——已保存——

————————————————————————

这种文只加昭野tag应该没问题吧,我都不敢乱加😂

【昭野】我拍的昭野——第一张

昭野淡甜向,非一发完结,每一发都很短。

今天出门拍照的小脑洞。

依旧是ooc,全靠脑补,大部分与事实不符。

本系列文文风均偏淡。

——————————————————————

我是一名EDG的随行摄影师。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跟拍下路组的两位选手。

从第一张开始拍了许多很有意思的照片,我想把它们都讲给你们听。

今天的照片是在休息室拍的,暖黄的灯,藏青色的沙发,和两个靠在一起的人。

那个叫田野的选手靠在另一名叫胡显昭的选手肩上睡着了,身上盖着明显小了一号的队服。

拍下这张照片之前我有点担心队服会掉下来,赛程这么紧张,着凉了可不好。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有走过去提醒,而是先拿起相机记录下来。

咔嚓一声,时间被定格。

当我翻看照片时,发现了有趣的地方。

胡显昭是右手玩着手机,看似心不在焉,其实左边胳膊一直在抓着衣服,防止衣服从田野身上掉下来。

有意思。

我抬头,看了一会儿,发现胡显昭玩手机的右手动的并不快,几乎只有手指在动,因此田野靠着的肩膀非常的稳。

这个小孩还挺会照顾人的。

我走过去想把我的长外套给田野搭。

刚刚接近,胡显昭就抬起了头,快速地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好像是确认田野还在睡之后,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还扬了扬手机。

这小孩还真挺护着田野的啊。

“野仔睡觉容易醒,有事发消息。”

野仔?这小孩好像比田野小吧哈哈~

我笑着回了他:没事了。拍了你们一张照片而已。

“回去先发我。”

“OK~”

这是今天我拍的他们,现在我开始期待明天会拍到些什么呢?

—— 照片一 ——

—— 已保存 ——

我希望他每次摘下耳机都笑的开心。
更希望不论输赢他身边坐着的人一直是那个喜欢叫他野仔的胡显昭。
仍然草稿流仍然忘了画眼镜【我对不起甜甜……总是忘记……改天加上】我说这个画完还有一个蕉蕉组情头有人信么…………😂😂
最近不好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希望大家天天都能过的开心……

【昭野】万圣节糖【沙雕】

万圣节~~嘻嘻嘻~

是个无头无脑的沙雕小甜饼???依旧ooc 全靠脑补,在队时间与身高等等和现实不符,有错字请原谅_(:D)∠)_。

本文文风沙雕,脑子一热的产物,忍不住了干脆今天发了,写的不好请多包涵_(:D)∠)_

————————————————————————

田野其实一点都不想过万圣节,怕黑怕吓怕转角遇到鬼的他去年被扮成阿飘躲在门后面想要吓爱萝莉的多多吓的一个旋转跳跃就到了胡显昭怀里,据说胡显昭当晚给多多一大盒酸奶以示感谢。

但是咱们的田老师为了一雪前耻,做了有一个对于他来说很大胆的决定。

那就是!

扮鬼吓人!

现在甜甜要选一个人成为被吓的对象啦~谁会是这个幸运鹅呢??

Ray??不行……这样对外国友人太不友好了……

多多??不行…………又反过来吓我怎么办??

明凯??天,我在想什么!!??我不要命了么?!活着不好么!!为什么想到要去吓老父亲!!

算了算了吓吓胡显昭吧~那个傻子肯定很好吓~

打着小算盘的田老师笑的白牙晃眼睛,隔壁的大头幸运鹅背后一凉…………

选好了幸运鹅的甜甜结束训练后敲开了多多的门。

“多多呐!!你去年扮鬼的东西还在嘛?”

“????”

“我今年想吓吓胡显昭那个大头儿子,你借我下行不?”

咱们的多多不愧是个脑洞鬼才,转了转眼珠子想出了个三个人扮鬼三个人认,认不出来就给鬼糖吃的主意。

甜甜和多多那是一拍即合啊,左劝劝右劝劝就拉上了陈文林,甜甜行动力贼强,拉了个小群还改了个群名叫扮鬼三人组,三个人天天在里面讨论到时候怎么样才不会被认出来。

万圣节临近的时候,三人敲定了吓人的对象,多多准备继续吓吓爱萝莉,陈文林决定吓吓外国友人全志愿增加下国际友情。

————————————————

当当当当~~

万圣节不负众望地到啦!

平时训练结束大家都特别自觉的加训,今天,扮鬼三人组跑的那叫一个快,尤其是田野。胡显昭给酸奶插个吸管的时间田野就只剩门口后脑勺的残影给他了。

野仔今儿咋了这是???

————————————————

扮鬼三人组扮鬼的装备是跟多多去年一样的,脸上一个白色鬼面具,身上一件大黑袍子,浑身上下就面具上有一个孔露了一只眼睛。

加训时间过了,三个人在转角蹲着。

这不巧了么这不是,被吓三人组一起出来的,并排的那种。

近了近了!!多多别激动等下!陈文林面具歪了!你俩咋回事!!

我数三二一咱冲出去!

三!二!一!

“嗷呜!!!!”

“哦呀!!!!”

“吼辣!!!!”

“woc!!”

“………………”

“………………”

所以…………就只有爱萝莉被吓到了是么………………这多没面子啊…………算了没事我们不要脸!

多多抄起昨天写好的牌子:猜猜谁是谁,一人猜一个,一次机会,猜不对给糖吃!

中韩文对比写的工工整整,最后还画了个小南瓜。

“………………”

“………………”

“………………”

贼尴尬的沉默被爱萝莉打破了。

“诶呦我来猜猜这个是谁啊诶呀你不会是多多吧??”说着,爱萝莉指向了陈文林……

多多:喵喵喵???

“haro”国际友人还是实诚,指着陈文林认认真真地说。

“那我猜猜这个,诶我觉得这个才是陈文林啊。”胡显昭个头铁的憋笑憋的都要缺氧了还要对着田野叫陈文林。

多多:我不配拥有姓名么?????

“你们在这干嘛呢?”

啊!这熟悉的口音!

啊!这熟悉的语气!

啊!这熟悉的影子!

啊!这熟悉的七个字!

“马上回去!”胡显昭头都不回地回了一句。

被吓三人组动作那叫一个整齐划一,抓人,拖进门,关门一气呵成一点儿不拖泥带水。明凯看着三秒前还有三个人和三个黑球的走廊,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游戏打多了脑壳子噼里啪啦蹦次嘎地一抽把花露水当眼药水滴了。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被吓三人组抓的人对不对呢~

全志愿看着面前的多多,思索该用中文还是该用韩文,爱萝莉看着面前的陈文林一脸懵圈……

看来多多和陈文林今年有双份的糖吃啦~

————————————————

“你怎么知道是我?”田野瘪瘪嘴,还以为能拿到糖吃呢,谁知道胡显昭个大头儿子居然早就认出来了。

“猜对了有没有奖励呀?”胡显昭做床边托着下巴看他家小男友摘了面具脱了黑袍委委屈屈地坐下来。

“只有水果糖。”田野还是一脸委屈屈,“你还没说你怎么认出我的。”

胡显昭剥开田野递过来的糖塞嘴里,嘿呦,草莓味儿~

“诶,这糖不甜啊还有点酸,是不是过期了。”

“啥?咋可能!你是不是舌头坏掉了……”

这“了”还没说完,胡显昭就伸手揽腰,托颈上嘴了。

“你尝尝?”

田野脸爆红。

“酸不酸?”

“甜……甜的。”

“嗯?真的么?”

胡大灰狼又亲了甜甜小白兔还从甜甜小白兔的嘴里顺走了糖。

“嗯,果然甜了。”

没吓到胡显昭反被撩了的田甜甜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红着脸在心里一遍遍骂胡显昭你个大头流氓!!!!!

“我肯定能认出你。”

“昂??”突如其来的回答,田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胡显昭咬着糖,嘎嘣嘎嘣的。

“你只露一只眼睛我也能认出你。”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感觉到你。”

“因为我最喜欢你了。”

完。

是不可能完的。

某胡姓职业电竞选手在万圣节第二天中午接受采访时被问到万圣节过的怎么样的问题,胡某某表示自己彻夜庆祝过的非常开心。

访谈当晚放出后,某田姓男子坐在床上扶着腰大吼:胡显昭你这个流氓!!!!!!!!

真完了~~

万圣节快乐呀~

今天咱们的小IG进了总决赛!!!开心!!!

【昭野】搞笑吧哈哈哈胡显昭……我们输了…………
辅助我只要你。田野,我们明年再来。
————————————————
啥?我不再是甜文甜图po主了??怎么可能???!!我只是掩饰下p2而已!
【看看身后再翻~
改了一下再发出来的……咳咳!!

【昭野】野仔,你头发上有雪欸……
你头上不也有么……
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头??
……………………傻子(//﹎//)
上课时间偷偷摸鱼,还好没被发现哈哈哈哈!!依旧草稿流,p2稍稍有点不一样,因为我删错图层了又画了一遍😂😂~~
田野发微博啦~他好像是要回家了,突然想去云南旅游偶遇鸽王~~
两张图是我和闺蜜私用了的呦

【昭野】野仔野仔!眼镜摘一下!
搞什么啊?
啾~~
草稿流又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啊有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忍住不发?我现在拿命在忍着不把图或者文发出来丢人但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小学生文笔小学生画技但我还是忍不住啊(இдஇ; )
哦对,动作有参考,参考emmmm…………朋友看言情小说时候的脑补【啊。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